五條

随缘随缘

我望着她,望了又望。

一生一世,全心全意,我最爱的就是她,可以肯定,就像自己必死一样肯定。

她可以褪色,可以枯萎,怎样都可以。

但我只望她一眼,万般柔情,便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纳博科夫《洛丽塔》

ps:配图97版《洛丽塔》or《一树梨花压海棠》

p2是初稿
p3是手绘
做好辣眼准备

我的毛茸茸就这么不见了……

#致匀何凉#清凉场合

        *古架空注意
        *梗源网络
       *原创

        凉夫人为什么叫凉夫人呢?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凉夫人原先是梁家三小姐梁蜀江,后来梁家将她逐出家门,梁蜀江拜入灼荒宗,由云潋为她重新提名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改姓为凉,凉音,凉与梁音色相近,是不希望她因为拜入灼荒宗便忘却自己最初的模样,音则是希望她不要因过去而牵绊太多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灼荒宗宗主云潋的身边有一个女子,叫何轻,成日里二不兮兮死不正经,还自来熟。知道凉音拜入云潋门下之后就天天来骚扰她,知道凉音被云潋安排在冷湖之后就更加放浪形骸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何轻本来不知道凉音原来的名字,就“凉夫人”“凉夫人”的乱叫,后来知道了她原来叫蜀江,就叫她“蜀将”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凉音现在的名字很矛盾,她人也很矛盾,喜欢你,不告诉你,就知道一个劲的暗示暗示,暗示到最后,你和别人在一起,她会笑笑,然后祝福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像凉音这种人真的不多,云潋说她这样就是别人把她伤的遍体鳞伤,口吐鲜血,胸口上还插着一把刀子,明晃晃的写着“情伤”。她还会笑着对那个伤她的狗屁不通的人说:“杀我很难吧,来我教你,怎么能更快的杀我。”毕竟像她这么蠢的真的不多,而且还活了这么久,简直就是稀有物种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但是她是凉夫人,卿凉祖云潋的首徒,是个有血有肉的人,人总是会冲动的,为了爱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凉夫人最喜欢何轻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何轻那天在酒楼吃饭,然后偶遇了凉夫人,这不是最巧的,更巧的是何轻还遇到了一位故人,人生何处不狗血,漫天飞舞够不够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故人看何轻不顺眼很久了,故人是何轻的哥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何轻看她哥哥淡定的坐在他对面,招呼小二拿上好的笑梨花,和她拼酒,何轻很淡定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何轻的酒量很不好,可是偏生喜欢喝烈酒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刚刚喝了几杯,就有点撑不住了,他哥还是一杯一杯的倒酒,看得何轻一脸懵圈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后来,何轻站起来,一拍桌子,银灰色的袖口反出了暗纹,力道大的连桌子上的筷子都跳了几跳,待何轻站稳之后,看着她哥疑惑的表情,调皮一笑,笑的她哥心尖都是颤的,因为这笑太熟悉了,熟悉的他都想拔腿就跑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何轻也没怎么,就是大吼了一声:“蜀将何在!”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邻桌的凉夫人听到大吼之后跟着站起,抱拳大声回答:“末将在!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遂连敬何轻哥哥三杯,把她哥哥给唬的一愣一愣的,最后是以何轻哥哥醉倒嘴里嘟囔着“我还能喝…”,何轻看到之后,表示,呵呵,喝个屁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何轻将她哥哥安置好之后,就发现凉音拽着她的衣袖往外走,凉音出了酒楼,风一吹,眯起了眼,她好像也有点醉了,凉音以前没有醉过,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酒品怎么样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何轻那天晚上被凉夫人拖着,拖到一条巷子里,凉夫人没有穿长裙,穿了青蓝的短打,衬的身姿挺拔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何轻比凉夫人要高,但是被凉夫人拉到巷子的时候身高的优势却是不显了,被凉音占据了主导权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不过何轻也乐得看她主动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凉音抬头仰视着何轻,笑了,何轻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看过凉音笑,或是刚刚见过,却又分外想念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何轻的心跳的很快,她能感觉到心脏周围的血液因为心脏的律动被运送到头顶,大脑,让何轻的大脑充血,变得不理智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凉音把脸埋在何轻的颈窝里,嗅着何轻身上好闻的森林气息,凉音似是被这味道蛊惑般,吻了何轻的脖颈,引得何轻倒吸了一口凉气,开始不淡定了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低头看她,她那双平日里似乎连波动都不会有的眼睛里流动着光彩,仿佛食髓知味,凉音愈发放肆,踮起脚吻向何轻的嘴角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何轻阻止了这个吻,笑着说:“这里不太适合,我们回家。”说话时胸膛的震动却让凉音红了脸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何轻带着凉音回到她冷湖的住宅,把凉音放到床上的时候,凉音看着她,似乎是醒了,何轻轻声说:“究竟是你醉了还是我醉了,还是,我们都是清醒的?”凉音眼睛盯着何轻一开一合的嘴巴,“好漂亮。”凉音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  “好漂亮的颜色。”

      何轻闻言,抿了抿嘴唇“这个吗?”,何轻故意润湿了嘴唇,一种漂亮的,粉色果冻的颜色,“想尝尝什么味道吗?”何轻蛊惑着。

        她不说,何轻也不再追问,俯首将她刚刚没有得逞的吻进行下去,一吻作罢,凉音将额头抵在何轻肩窝,“很甜呢。”,凉音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偷吃了蜜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梨花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坏孩子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你沿着灼荒山上的冷湖走一圈,你会看到一座宅子,那是她们的家。